正文 分節閱讀_6

作品:《情來不自禁.【萬如意】

    為什么對于他的問題,她竟有一絲猶豫?想不出理由的她皺皺鼻子,再對上他的瞳,她忽然明白,他這一回生的氣非同小可——那雙黑眸正閃著兩團烈焰,她再不識相,恐怕要被燒死。可……該怎么識相呢?她一點也不明白他想聽什么。她咬咬唇,皮皮的問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賀斐忱瞅著她,死命地扯住自己的最后一絲理智。“如果你想要留下,沒有人會趕你走。”

    這是什么意思?江梨兒不明白。那又不是她的家。她笑笑道:“其實梨兒走了也好,您不覺得……梨兒老惹您生氣嗎?”

    不管她做什么,他都有意見。雖然她不是什么絕色美人,可是人緣也不差,從不曾像現在,老讓人發火——如果她記得沒錯,他對別的姑娘可都是笑臉迎人。當然,無論在哪里,她都會感謝他做的一切,包括今晚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賀斐忱看著江梨兒,許久,許久,終于會意出她在情感上的低能。他要是再這么君子下去,恐怕要等到太陽從西邊出來,她才能了解他的心意了。還沒開口,江梨兒又接著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再說,迎春閣的小桃紅其實是個好姑娘,有那么好的姑娘等著大少爺,梨兒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。”說著,她心頭都酸了。

    她莫名其妙的話更令人火冒三丈。賀斐忱挑眉。“是不是好姑娘與我有什么相干?”

    “可,您前陣子還……”江梨兒開口,卻不敢說下去,只因他的目光好駭人。

    還算聰明,懂得住口。賀斐忱哼了一聲。“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,我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了,能夠胡來嗎?”

    家室?江梨兒睜大眼。“大少爺成親了?什么時候的事?”奇了,為什么她快要不能呼吸了

    她在緊張什么?賀斐忱瞅著她,嘴角上揚,說到底,她對他還是有心的!這個發現讓先前的煩悶不見了。“現在是還沒,但是馬上就會有了。

    小梨子,我要娶你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又是一愣。“我?可是我……我們不是說好了這只是假的……”她的話在他的凝視里收音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自己說過什么,所以,我現在要告訴你——我當真了。”他低頭,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江梨兒驚訝的睜圓眼睛。這是怎么一回事呀?她還在想,唇邊已經傳來他暖暖的溫度,這樣溫柔又親昵的碰觸讓她的雙頰染上紅潮。

    賀斐忱閉上眼,用心地品嘗她的香甜——好柔好軟的唇辦,就如同晨曦中的蓓蕾一般誘人,比他想像中要美上千萬倍。他慢慢放開她,微微合上的黑瞳里滿是柔情。

    江梨兒輕抿著唇,腦海中還轉著他方才的話,還有他溫柔的吻,根本就反應不過來。她想了又想,這才想起有一回吵嘴時說的話。對了,就是這個!“這怎么行……梨兒可是個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還以為她要說什么。賀斐忱的眉眼盡是得意。“怎么不行?你是女的。我早就知道了。”他當然不會提那段日子他有多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江梨兒更驚訝了,他還真是神通廣大

    賀斐忱的嘴角有著淘氣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拒絕我,但是只有現在;如果你不在此時此刻反對,我會認定你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傻了。這種天外飛來的“好事”,她該同意嗎?想想他的“性子”,還有他比天氣還無常的脾氣,她是不是該拒絕比較好?她總不能一輩子都居于弱勢。

    賀斐忱瞅了她一眼。她還真的在想!可惡!真的太不識相了。就憑他不顧個人安危直闖士匪窩救她一命,她就該以身相許了,可她現在居然想個沒完。這丫頭真是……

    賀斐忱氣惱地別開臉,突然看見不遠處傳來的峰煙。阿凜和眾人就要到了。正思考著下一步,忽然聽到聲響,原來是蘇秉仁正帶著人手過來追捕江梨兒,想來這些人一定在地底通道費了不少時間。

    兀自沉浸在自個兒想法里的江梨兒在對上那一大群盜匪時,忽然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幾個耳尖的盜匪叫道:“在那里!”

    糟了!賀斐忱只得抱著江梨兒往另一棵樹跳去。

    猛虎難敵猴群,加上江梨兒根本不會武功,賀斐忱要帶著她逃命根本就不可能,幾個陣仗下來,兩人被逼到了懸崖邊。

    房平南得到消息趕來,他的目光在瞧見兩人后發亮。“原來人都到齊了。秉仁,一定要把人給我帶回去。”他絕對要讓他們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我早該知道是你。”賀斐忱揚起嘴角,身上到處是傷,但笑容不變,這樣的表情讓房平南惱怒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能囂張到幾時?!等到你們落到我手里,我馬上會讓你知道,什么叫做丟人現眼!”

    想到房平南說過的話,江梨兒嚇得渾身發抖。“大少爺……”她不住的搖頭,可是……當她回頭,瞧見他身上的傷,又覺得心都碎了。要不是她太笨,他們也不會受困于此。只是后頭可是懸崖峭壁,如果真的從這里跳下去,恐怕是活不了……她死了事小,但,她能拖賀斐忱下水嗎

    賀斐忱一點也不害怕,反而笑笑地問:“小梨子,你還沒回答我呢,到底是好,還是不好?”

    江梨兒怔了,都什么時候了,他還笑得出來!可看著他的這一刻,她忽然了解到,賀斐忱就是這樣子。是啊,如果他不是這樣子,她就不會喜歡他了。喜歡嗎?她居然會用這個詞!原來她的擔心和寂寞就是因為喜歡上他……原來她莫名其妙答應涉險的理由不是因為報恩,而是……為什么這么晚才發現呢?她好懊惱。

    “小梨子!”賀斐忱催促著。

    她抿唇,許久才點頭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的唇在動,可是……“我沒聽到你的聲音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還能說什么?江梨兒開始掉淚。“我說好……當然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哭,小梨子,這是值得高興的事,我好開心呢。”賀斐忱俏聲道。“抱著我,小梨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爺……”江梨兒終于明白他的打算。也好,如果……能在這里與他一同歸西,總比被房平南蹧蹋好。

    通往地獄的路向兩人開啟,但賀斐忱說得好灑脫。“不會有事的,小梨子。”

    他這樣說,她就信了,就算是到陰曹地府,她也不會后悔。

    房平南見兩人耳語不斷,有點火了,率著眾人向前,但賀斐忱更快,抱著江梨兒一躍而下。

    房平南追向前,連兩人的衣角都沒抓到。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平白無故少了一個樂趣,真損!不過,能夠除掉畢生最大的敵人,也是一件好事。想著,房平南笑了。

    第七章

    從那天起,賀斐忱出現得更頻繁。有時甚至拿著算盤、帳本到江梨兒房里,不說話,也不訓人,只是一個勁地算帳,而且,一坐就是好久。可,就算什么都不說,光看著他,江梨兒竟覺得心安。

    對于他倆的事,她也問過。“大少爺,您還氣嗎?”

    他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嗎?可賀斐忱卻答:“也許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得敷衍,但眼神卻深刻,那雙黑黝黝的眼里裝著她不明白的感情,只是這樣望著,就讓她心神不寧。

    每每如此,江梨兒便拿出事先蒸好的包子,煨好的點心,以及一壺花露水沖泡的碧螺春來消除自己的窘境——因為有他的協助,采花露水更輕松了。

    “兩個人一起動手比一個人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這樣說的,她也信了。因為,自此,他就沒讓她一個人采露水過。

    一向是一個人獨來獨往,從來也不知道寂寞無聊,當然,現實的逼迫,讓她根本就沒時間去想;可現在,有人陪,有人管,居然是這樣快樂的事。

    過去,總是躲著他,現在,她竟期待他的出現。有時,心情不好的時候,光想著他,心情就會變好。是因為心中的大石已經放下了嗎?所以,她再也不用擔心他會挾怨報復

    而且,她漸漸發現,賀斐忱根本不是外頭傳的那種人。

    沒錯,他對其他的姑娘,甚至是婢女來說,是挺有人緣,但從不逾矩。

    還有,他也不是游手好閑,他每日都在打點賀家的生意,雖然很多事情她都不懂,可是,她可以從他與下人的對話和表情中知道,他們談的都是正事。

    原來,他也是一個活得好認真的人,而且是全然地為自己而活。多好啊!居然有人能夠這樣活著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江梨兒急忙打斷自己的思緒。不可以!她怎么能羨慕他呢

    如果把娘和杏兒當成累贅,就太對不起爹娘的養育之恩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還算得上是一個好人啦!自從他知道她識字之后,就借了好多書給她……雖然他對她不像其他姑娘一樣溫柔……雖然他常常對她生氣……可是,單單這一點,她對他的想法就完全改觀了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真的是這樣,為什么……老太爺也要她小心呢

    江梨兒真的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神游太虛的江梨兒壓根沒發現自己面前來了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賀曼忱不悅的大叫:“喂!起來了!”這幾天,他老瞧見大哥同這女人一起,雖然婢女都說他們好事近了,可是,他才不信呢。

    江梨兒轉頭,對上來人。“原來是小少爺。”沒想到他會來。

    小霸王賀曼忱站在江梨兒的園子里,人是少了幾分霸氣,但話氣仍帶著刺。“如果看不懂就不要裝懂,拿著書作白日夢,看起來實在很蠢。”

    大白天的,哪有人坐在池邊發呆的

    江梨兒不以為意,她看著這個長相俊美的小孩,只是笑笑。“謝謝你幫我采花露水。”

    賀曼忱愣了一下。這女人是怎么回事?她都不會生氣的哦?“你……你以為我愿意嗎?要不是大哥……我……我才……”天啊!他居然開始結巴起來。

    江梨兒沒有反駁,只是轉身把食籃打開,取出里頭的四色包子。“這個給你。”

    賀曼忱下意識的接了過來,包子的微溫在他的手心擴散,香味像春風一般的微醺。他看了她許久,然后,下一刻,臉紅了,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江梨兒輕笑,坐下來,看她的書。

    賀曼忱不住地往前跑,等他停下來,已經到了后花園。

    他打開手心,手里的四色包子都冷了。可是放到鼻子前,香味依舊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咬了一口,鮮甜的肉汁和菜香輕快地在嘴里旋舞。再咬一口、兩口、三口……等到他回神,包子已經吃個精光。

    真好吃的包子

    原來那女人也有優點。

    他轉身,撞上賀斐忱。

    賀斐忱看著弟弟笑得像個呆子的臉。“怎么了?”他從他身上聞到了似曾相識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個……”一時之間,賀曼忱忽然有點心虛。“我是說,那個方梨兒,她給了我一個包子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是小梨子的包子!看來這家伙被收買了。賀斐忱微笑,笑得像只深謀遠慮的狼。“曼忱,梨兒可是你嫂嫂,你對她是不是該尊重點?”

    “大哥?!”聽到這話,賀曼忱簡直傻了。“你承認她了?你不是說她并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是了。”賀斐忱微笑。

    賀曼忱驚跳!他瞅著哥哥。“她有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告訴我,”賀斐忱慢慢地說:“她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賀曼忱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賀斐忱摸摸弟弟的頭,輕聲地說:“好好同梨兒相處,你會發現她的優點的。當然,也許你早就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賀曼忱咬咬唇,忽然想到那時一出陷阱,就對上江梨兒的眼,那雙眼里裝的是擔心。

    “快回書房,劉夫子已經在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賀曼忱點頭,快步跑開了。

    賀斐忱看著弟弟,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,也該長大了。

    城南房家后花園的涼亭里,房家二少爺正躺在婢女香蘭的腿上,一面張嘴享用婢女香蘭剝好的葡萄,一面伸手摸她一把,光是吃水果,不吃點豆腐,他哪能開心。

    圓臉纖腰的香蘭,雖是貧家出身,但皮膚光滑細嫩,也是美人一個。

    一進門就被房平南相中,明的說是他的貼身婢女,但房家上下誰不知道,二少爺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一開始,香蘭也是不愿意,但她轉念一想,要是離開房家,自個兒家里的開銷怎么了結?弟妹年幼,爹爹又好賭成性,回家

捕鱼达人3最新版本 陕西11选5技巧 股票走势专业选卓信.宝 香港六盒宝典资料大全2020 浙江体彩6+1预测 期货配资怎么收费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直播 极速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澳洲幸运10是官方的吗 怎么看股票融资融券 贵州快三形态走势图表 a股上证指数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短期理财 青海快三今日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