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節閱讀_12

作品:《情來不自禁.【萬如意】

    幾樣養生的甜湯,也許會有用也說不定。“爺爺,我煮甜湯給您喝,好不好?也許會有用哦。”

    聞言,老人真的快流淚了。“好好好。”自從阿凜離開后,這個家總算有個像話的孩子。

    得到老太爺的恩準,江梨兒開心地走進賀家廚房,正想拿起鍋盤,又停住了。非告而取謂之偷,這兒不是她家,她怎能擅自動手

    她耐心地在一旁等著,才片刻時間,一個身形微胖的女人走進來。“你是誰?在我的廚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叫梨兒,我想用這里的器具煮些甜湯。大娘,我能借用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大娘,叫我張嬸。是誰讓你來的?”張嬸不悅。這里可是她的天下,誰敢動她的地盤,就是跟她過不去。

    江梨兒搖頭。“是老太爺讓我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!”她才不信。看這丫頭的穿著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小姐夫人,恐怕是新來的婢女也說不定。想著,張嬸的嗓門大了起來。“小丫頭,你要知道,在賀家,沒人可以動我的廚房。就連主人也一樣!”

    聞言,江梨兒很不好意思。“對不起,張嬸,我不知道是這樣子。”

    看來她得另想它法。

    她轉身想走,忽然聽到張嬸大喊“哎喲”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了?”江梨兒趕緊扶住張嬸快要癱下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閃到腰了。”方才張嬸看江梨兒離開,原本得意極了,誰知道才轉身,腰就閃了。“糟了,午膳的時間快到了,這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江梨兒將她扶到一旁坐下,輕道:“如果張嬸不介意,梨兒可以幫忙。”雖然無法煮出什么能上得了臺面的大菜,可在三舅、五舅的調教下,她對廚藝還有點自信。

    張嬸原想拒絕,可是,現下她的腰真是疼得不像話,連站都站不住了,何況是拿起鍋鏟呢。“你啊,既然要動手,就得負責,要是老爺夫人怪罪,可別怪我。”言下之意,萬一出了事,江梨兒得全權負責就是。

    江梨兒依然笑著。“我知道了。食材在哪兒呢?”

    張嬸伸手指了指,接下來的情況讓她驚詫得瞠大了眼。這丫頭的廚藝非比一般,無論是燒、炒、溜、淋……沒有一樣不是恰到好處。菜色多樣,排盤秀雅。張嬸雖然在心里叫好,可還是忍不住道:“樣子能看又怎么著?就是不知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那天中午,每道菜都吃得只剩下空盤子,連清洗都便利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嬸這才笑開眼。“我就說嘛,你一定是老爺夫人新請來的婢女吧。

    老爺夫人肯定是看到我的辛勞,才會特地請個人來幫我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很想解釋,可張嬸根本不想聽她說話。也好,她對自己說,她可是拿了五百兩,就算多做些事也是應該的。因此,她也不說破,反而天天溜到張嬸這里報到,當起她的小幫手。

    雖說是來這里當大小姐,可是下人們對江梨兒一點也不敬重。原因無它,大少爺的冷漠讓眾人明白,江梨兒根本就只是個傀儡,作不了主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秀紅,雖然對江梨兒還算有禮,可對于打理她的一切,只求盡到本分,根本無心。

    沒人搭理的江梨兒一點也不在意,事實上,她壓根兒不知道大戶人家是怎么過活的,當然也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冷落。何況,從小過慣了苦日子,讓她根本閑不下來,巴不得多找些事來忙,少點人看著她,她反而快活自在。

    賀斐忱只當她不存在,反正他白天在外頭快活,她要做啥也不關他的事。

    可二少爺賀曼忱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年方十二的賀曼忱一直是家里的小霸王,除了當家的男人外,就連母親也治不了他。小霸王閑來無事就愛找婢女們的麻煩,不是趁她們休息時,朝她們中間丟只大肥毛蟲,就是從后院花叢里抓些青蛙、小蛇,每每見到婢女們哭天搶地叫救命,他就開心地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這天,秀紅正在同小菊聊是非,取笑江梨兒的不是;兩人聊得幾乎忘我,不經意問,秀紅發現她的裙擺在動,一抬頭,瞧見了賀曼忱看好戲的笑臉。

    秀紅掀開裙擺,一只綠色蜥蜴探出頭來,小菊立刻尖叫跑開,秀紅嚇呆了,只能坐在原地尖叫。

    賀曼忱開心地拍手叫好。就在他正得意的時候,有個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江梨兒伸出手,快速地揑住蜥蜴的頸子,然后走了幾步路,將它放到地上,那只動物快速地跑向后院的花叢。

    被人破壞了好事讓賀曼忱不悅,他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江梨兒輕道:“這是不對的,二少爺不該這么做。”這并非指責,只是單純的真心話。無論嚇人還是抓小動物,都太過分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是誰!要不是爺爺拿你當寶,我們賀家根本沒人拿你當回事!”

    江梨兒沒有生氣。在外頭工作那么久,再難聽的話她都聽過。她不想理他,直直往自個兒的房里去。

    見狀,賀曼忱生氣了。除了爺爺、爹、大哥和表哥,從來就沒人能管得住他,這丫頭膽敢對他挑釁?!他咬咬牙,黑眸轉了轉,哼了一聲,笑道:

    “怎么?敢管閑事,沒膽過來嗎?有膽你就過來。”

    這小少爺好俊的臉,可惜這種表情還真難看。江梨兒在心里嘆氣。她輕輕走過去。“小少爺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賀曼忱瞧見她一步一步走過來,原來的笑臉漸漸收住。“可惡!怎么會這樣呢?!”

    是不是他記錯位置了?不會吧?昨天才新挖的。他不信的撥開江梨兒,自個兒順著原路走過去,才走了兩步,眾人只聽見“啊”的一聲,地面破了一個大洞,小少爺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原來,這小霸王漏夜挖了陷阱,又鋪了樹葉,埋了一層薄薄的泥土和草屑,就是要趁婢女們驚嚇過度,不慎落井,再來好好伺候她們。可惜江梨兒因為太瘦,體重過輕,以致當她走過陷阱時,才能夠全身而退。看到她沒事,讓賀曼忱對自己的記憶起了疑心,趕緊上場嘗試,沒想到這個小壯漢沒有好運,便自食惡果了。

    眾人見狀,開始議論紛紛,一些聽到叫喊的婢女也來了,巧巧和秀紅你一言我一語的將整個經過告訴大家。

    賀曼忱聽見了,拍拍屁股,氣惱的大叫:“你們這些笨蛋,還不快點把我拉上去!”

    大伙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每一個平日都受過賀曼忱的氣,雖說他是主子,可不困他個一時半刻,大伙的氣哪能消啊

    小霸王叫了又叫,江梨兒走向另一頭,解下曬衣繩,走了過來,將繩于打結,丟進陷阱。

    秀紅不解,小聲道:“小姐,為什么幫他啊?”

    “不然要放他在洞里嗎?他雖然不對,畢竟也只是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感覺到賀曼忱拉住了繩子,她開始往后拉。秀紅搖頭,吆喝眾人一起拉繩子。

    賀曼忱三兩下便從洞里爬上來,當他對上江梨兒,愣住了。她……怎么會是她呢?他哼了一聲,紅著臉跑開。當他跑到園外時,瞧見了一雙責備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慘了,大哥該不會全瞧見了吧?他一向反對他欺負下人。

    看到弟弟低頭,賀斐忱沒開口,他轉頭,看著那個“小女人”。

    秀紅、小菊和婢女們全圍了上來。“梨兒小姐真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不是有梨兒小姐,我們真不知道該怎辦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只是微笑,一點也不明白自己是做了什么,可以讓這兩人對她熱切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,誰也沒發現有個人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一切。他對他,又多了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人人都說張嬸的廚藝變好,張嬸樂得眉開眼笑。

    當了張嬸的小幫手有個好處,那就是可以自由使用廚房。為了這個,江梨兒好開心。

    一面喝著江梨兒燉的甜品,賀文祥滿意極了,她果然是他理想中的孫媳婦。

    為此,他再度向兒子媳婦施壓,希望斐忱去看看江梨兒,心里也暗自盤算著,該怎么早日促成好事,畢竟,他也實在太老了,沒法子等太久。

    賀君豪是個孝順的人,當下就同意了;羅庭芳見狀,還能當局外人嗎

    她擔心兒子受罰,自愿去當說客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賀斐忱早早就回家,一進門就被母親抓個正著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羅庭芳頗不以為然。“梨兒雖然不是什么大家閨秀,可也是你爺爺選的。何況,她還因為你而受傷,論情論理,你都該去瞧瞧人家。整天在外頭吃喝玩樂,像什么話呢。”

    想也知道這篇大論一定是爹教她說的,太順暢了。賀斐忱抿抿唇。“知道了,我待會兒會過去。”

    反正只是去瞧一下,也不會掉一塊肉。再說,自從江梨兒進了賀家,倒也是風調雨順,沒找過什么麻煩,光是這個,就值得嘉許了。而且,他還把曼忱從陷阱里救出來……

    好奇怪……就算他表現不差吧,為什么他會在意一個男人呢?賀斐忱勉強對自己的心情下了注解——也許,他本來就喜歡當好人,討那些姊姊妹妹的歡心,現在更擴大到男性同胞身上了。是,絕對是這樣。

    兒子的順從讓羅庭芳好驚訝!她還以為丈夫幫她準備的那些大道理會用光呢,沒想到竟然一個也沒用上,害她記得頭都疼了。

    母親的錯愕讓賀斐忱露出笑意。他轉進回廊,走近江梨兒的小屋。小屋前有個園子,這園子不大,可是應有盡有,花草綠樹一個不缺,加上屋前的小池垂柳,光線通明,是賀家最美的一角。

    初更剛過,江梨兒想必尚未休息。賀斐忱勾起嘴角,正要走入園里,秀紅退了出來,賀斐忱瞧見房里的燈還亮著。

    江梨兒在門口對著秀紅微笑。這些日子飲食正常,讓江梨兒長胖了些,臉頰豐潤,精神也變好了。

    她笑起來的樣子滿好看的,賀斐忱忍不住想;下一刻他發現,這樣可人的表情居然讓自己的心跳停了半拍。可惡!他氣惱地撕碎腦海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別再想了!他努力地想著小桃紅的美貌,告訴自己,江梨兒還差得遠。

    “小姐,早點歇著吧。”

    江梨兒點頭。“知道了。你也早點休息。”

    秀紅點頭。說真的,這些日子同江梨兒交心,她發現自己真是走了天大的好運。十五歲進賀家,看盡人情冷暖,哪一個婢女能跟她一樣能夠早早上床休息?就算睡了,多數也會被叫起床弄宵夜點心。她能遇見江梨兒,真是好運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哎,要是大少爺也能了解小姐的好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江梨兒笑了。“那有什么關系?”坦白說,她可是怕他怕得要死,平日遠遠瞧見他,躲都來不及了。在她待在賀家期間,最好少碰到為妙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不能這樣。雖然迎春閣的小桃紅是國色天香,可你也不差啊。再說,野花哪有家花好。”

    能和秀紅交好真棒。江梨兒搖頭。雖說她本來就是賀斐忱找來“占位子”的,可是最近她越想越不對。“我聽說那桃紅姑娘是個好姑娘,如果大少爺真的對她有心,娶她進門又有什么關系?”為什么長輩們一定要拆散這好姻緣

    “小姐!”再說下去,她真的要氣出病了。這個小姐真的說不聽。“你要知道自己的身分,再這樣下去,大少爺就要被人搶走了。”

    被搶走最好。江梨兒笑笑。“那有什么關系呢?有情人終成眷屬有什么不好?”雖然這樣做好像有點對不起正牌的方大小姐,可是,凡事總有個先來后到。要是賀斐忱真的喜歡小桃紅,誰也改變不了,不是嗎?不過,這樣想來,她來這兒賺這五百兩銀子,還真的有點罪惡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秀紅差點叫出聲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別說了,快去睡了。”江梨兒笑著合上門,一點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秀紅搖頭,往另一頭走,眼前的人教她吃驚。“大……大少爺。”秀紅欠身。天啊!方才她同小姐說的話,大少爺沒聽見吧

    賀斐忱揚眉,揮手要她退下;他伸手扣門,聽見有人疾步走來。

    江梨兒一推開門,發現是賀家大少爺,嘴邊的笑容馬上凍結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什么情況?什么呃不呃的!他的好心情全不見了。賀斐忱發現,他還是很怕他,瞧他臉色青白,簡直就像瞧見了野獸!害怕?他竟然會給人這種感覺?他可是美男子賀斐忱!想來,他會把他讓給小桃紅還真的是出自真心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氣,連語氣

捕鱼达人3最新版本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3d技巧规律绝密 江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江西11选5走世图 四川金7开奖今天 江西快3手机投注平台 广西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快乐双彩奖金 泳坛夺金基本走势图 天津体彩11选5兑奖 临汾期货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 短线股票推荐 免费计划软件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龙净环保股票分析